程程程酉

文集

芋头子今天更文了吗:

微博置顶做了个整理,包含了未搬运的新粮。
微博可以编辑了,以后更新都在那条微博里面加,lof……看情况放吧,我太懒了_(:з」∠)_
链接:19天脆皮鸭同人店·芋头子分号de理货清单

唐少为什么要偷走我的心?

【山花/魏白】落魄神仙 (第五章)

转发这个神仙,我将收获好运

凌零_sherry:

转发白白这只锦鲤,你会心想事成哟~




第五章


谁也没有料到的是,魏大勋会因为这个下意识的英雄救美的举动而火了。


事故发生的时候还在拍摄,清晰地记录下了整个事故发生的过程,包括魏大勋那个没有丝毫犹豫地保护动作。


第一个发到网上的不是剧组的人是一个摄影棚的工作人员,他无意间用手机录下了这段过程,便发到了网上,顿时引起了轩然大波。


剧组一看情势大好,便和魏大勋的工作室一合计,索性把清晰版的全过程公布了。


这下魏大勋顿时火了起来,霸占了微博热搜第一三天都没下来,连带着剧组都上了热搜,一时间风光无限。


 


“哥这是火了?”魏大勋放下手机,一脸懵逼。


白敬亭也在刷微博看热搜,手指划过几张照片,突然喃喃低声说了句:“现在的姑娘都很好看啊。”


魏大勋一听来了劲,凑到他身旁:“你看上了哪个?要不要哥哥给你介绍一下?”说着抢过白敬亭的手机低头一看。


入眼的是几张他跟女一号的合影,为了配合剧情两人摆出了亲密的姿态。


“陆姐啊。”魏大勋接着往下翻又翻出几张两人的剧照,口气中藏着连自己都察觉不了的别扭,“那就有点难了,追她的人能从故宫排到天坛。”


白敬亭劈手把手机抢了回来:“谁说我要追她了?神经病。”


魏大勋还想说什么,却被白敬亭推了推手臂。


“你今天不是有个电影的试镜么?”


“是哦。”魏大勋看了看时间,“还有两小时,小白,你给我挑套衣服呗。”


说完不由分说就拉着白敬亭来到他的房间。


白敬亭抱着双臂靠在门上看魏大勋在衣服堆里翻腾:“一个明星这么抠,就这么几件衣服,还挑什么挑?”


“这次试镜的那个导演眼光出了名的挑剔。”魏大勋手中拎着两件西服外套左看右看,一转身对着白敬亭往身上比划,“你说哪件好?”


白敬亭看了看,一把推开他,伸手从衣柜里取出一件不怎么起眼的大衣,递给他。


“这件?”魏大勋看了一下,有点犹豫,“这是以前一个代言活动商家送的,我都没穿过。”


白敬亭的手指抚过那件大衣的铜质纽扣:“你这个戏是民国的,这件大衣比较复古,虽然看着不起眼,但是会比较贴近电影的那个年代。”


魏大勋将信将疑,对着镜子穿上了那件大衣,贴身的剪裁在身后拉出一个复古的分岔,看上去倒真有几分民国时期的意思。


白敬亭在他身后站着,眼神透过镜子仿佛看到了那个年代。


那时候他还没沉睡,眼睁睁看着这个国家在时代的进程中扭曲分裂,却无能为力。


“怎么样?”


魏大勋的一声提问把他的心神唤了回来。


“还不错,挺像样。”白敬亭抬眸看见魏大勋一头乱糟糟的黑发,嫌弃地噫了一声,伸手把他拖进洗手间。


“你头发这样不行。”白敬亭一边说一边拿着发蜡给魏大勋抹了上去,“那个时代的上等人,都抹着发油喷着花露水。”


魏大勋看着白敬亭专心致志为自己做造型,手臂抬高了露出一小截细瘦的腕骨,他突然想到,像小白这样的手,戴起首饰来一定很好看。


 


“好了。”


白敬亭抓着魏大勋的肩膀轻轻转向镜子的方向:“你看看。”


魏大勋一看,被自己吓了一跳,这种时尚中透着浓重复古风的造型,居然让他看上去真的有了几分民国时代的气息。


“真的可以!”魏大勋惊喜地回头看白敬亭,“你这样发展发展我就可以省下一个造型师了!”


白敬亭白了他一眼:“你就可劲儿抠吧。”


 


门口传来敲门声,应该是助理来接人了。


白敬亭在魏大勋身后轻轻拍了一下:“去吧。”


魏大勋出门时,背后隐隐闪着一道金色的光。


希望他的法力能给那个人带来好运气吧……白敬亭静静看着他的背影目送他出门。


 


 


虽然助理和化妆师都对魏大勋这次的衣品大加赞扬,但是魏大勋还是在导演那里碰了钉子,准确地说是副导演,因为导演还没到场,副导演就自行开始了试镜工作,并一口把魏大勋给否决了。


“这个副导演我早就听人说他只看钱和女人不看演技。”助理不满地在一边叨叨。


魏大勋倒是没特别失望,只是遗憾白敬亭细心为他挑的衣服没了用武之地。


“行了行了,这话也就在我面前说说,别出去乱说。”魏大勋拍了拍他的肩膀,“去开车吧,我在这儿等你。”


助理蔫蔫地走了,留魏大勋一个人站在人来人往的走廊里。


 


“没用你?”


魏大勋早就对白敬亭的神出鬼没习以为常,转头看见他站在自己身旁一点都不惊讶,还笑了出来:“你给我弄这一身,浪费了。”


“怎么是浪费呢?”白敬亭白了他一眼,“挺好看的。”


魏大勋有些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发,终于在白敬亭面前卸下了公式化的笑容:“他都没能看到我的戏,白准备了那么久。”


白敬亭没有说话,嘴里叼着一根棒棒糖,左右看了看,就拉着魏大勋找了个离厕所不远的角落站定。


“那你演给我看吧。”


魏大勋一愣:“在这儿?”


白敬亭点头:“又没别人,你不是准备了好久么,演给我看吧,我爱看。”


魏大勋原以为白敬亭在开玩笑,但看他严肃的神色,不由地自己也认真了起来;“好。”


你要看,我便演。


 


另一边的试镜室,总导演姗姗来迟,还未落座,桌上摆得好好的一杯茶不知道为何突然翻落了下来,浇了他一腿。


幸好茶已经半凉,总导演皱着眉头示意其他人继续,自己则出门去找厕所。


还未走到厕所门口,总导演一眼就看见角落里有两个人面对面站着。


一个双手插兜靠在墙上默默看着对面的人。


另一个好像是在排练戏份,口中说的是导演熟悉的台词,举手投足带着的满满都是剧中人的灵魂,眼中是厚重的家国情仇。


总导演在一边静静看了一会儿,直到他的助理出来找到他。


“那个人是?”总导演指了指前方角落里的人。


助理抬头仔细一看:“他叫魏大勋,在我们的试镜名单里,另一个……不认识,没见过。”


总导演点了点头,示意助理记下这个名字,然后拐弯进了厕所。


 


就在导演的身影消失在厕所门口的瞬间,白敬亭的目光淡淡瞥了过去,只一秒,便收回了目光,重新落在眼前这个沉浸在角色中无法自拔的人身上。


 


离开的时候,魏大勋注意到白敬亭往挂着电影海报的墙上看了好几眼,便边走边问他:“你看了这么多电视剧电影,有没有特别喜欢的演员?”


白敬亭想了想:“有。”


魏大勋不过随口一问,没想到白敬亭真的回答有,心中酸溜溜地拌起了醋溜黄瓜:“谁啊?”


白敬亭侧头看着他,淡淡地回答:“魏大勋。”


魏大勋顿时愣在了原地。


白敬亭瞥了他一眼,叼着棒棒糖,开开心心跳上了在门口等着的车。


夭寿了!这才几天,清冷小神仙就学会撩人了……


魏大勋捂着发烫的脸在原地炸成了一朵烟花。



我们大勋花又给白白点赞了,是还没回国吗